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境 >

理解或揣度:朝鲜艺术的语境

归档日期:06-11       文本归类:语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大量风景油画中,我们发现朝鲜画家对寂寥,空落之境心有所属。他们试图再现一种“纯粹风景语境下的无人之境”。画面中有土路和小桥也只代表有人来过,而这一情景的终极之美,恰是人去景在,给你的是站在画前的心灵融入,甚至几分钟的观看,不仅心神安宁,甚至步入画面。这种“物我两忘”的山水体验、风景体验,实际上呈现了道禅境界的追求,是传统山水画永恒的追求,这一角度,是朝鲜油画民族文化背景下的取向。

  从某种意义上说,近现代殖民地历史,使朝鲜知识分子在出世与人间飘摇,而一九五三年以后新意识形态语境,使心神敏感的艺术家们再拾这一“文人传统”,尽管这一选择在社会主义建设热潮中可能被批判,甚至影响到艺术家的荣誉获得,但仍被艺术家们的潜意识所占据,是作为艺术家所以骄傲的潜台词。尤其年轻艺术家那里,甚至发展成为风格化的努力方向。比如李德镇、文成范的作品,都有涉及。

  我们身处于田园时光不断流失的时代,这种必然本身并没问题。但事实是我们的心灵归处与田园时光有着深切的关联。有无数种抚慰钢筋水泥丛林中游走的心灵的角度。其中顺理成章的,不可再生的,就是田园时光。这是我们的精神故地。只有故地才需重临。我们的邻居现在因历史时空使然,存在于那个故地繁荣的节点,所以,通过风景艺术的呈现,我们可以触摸到一些重要的线索。

  王璜生先生说:“在当代的多元社会中,并不存在只有一个焦点的现象,任何艺术都有存在的价值,亚洲艺术也应该值得被人们关注。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去揭示亚洲自身的文化,历史和现状问题。”这是一个有全球视野的学者的判断,这个判断可以很好地用来给朝鲜艺术以平等的关注。这种关注不是现在低端消费市场层面的,而是学术层面的、艺术史层面的。

  任何国家、民族或任何历史时段的艺术,都是观察世界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显然会受到历史语境以及文化、意识形态等影响。显然会因为诸种类型语霸权而形成所谓“主流”或“边缘”。这些都是文化史、艺术史的现象。所以,既可以研究艺术或艺术史的发展前沿,亦可研究艺术或艺术史的过往,同时,亦可研究艺术或艺术史的停止或徘徊。

  截至目前,比较系统介绍朝鲜艺术的书就只一本,叫做《朝鲜半岛美术》,系统梳理了近代以前的朝鲜美术。而朝鲜美术的现当代部分,则没有任何中文著述。其实从“实用主义”出发的话,因为地缘政治使然,我们更应该了解现当代朝鲜美术,这里人文层面的关切,会让我们更加了解左边这个国家和人民。因为我们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近邻。

本文链接:http://belanovica.com/yujing/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