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境机制 >

歧义句的形成机制及其歧义消解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语境机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4.04以例(5)a为例,根据CCL语料库,“问鼎”两字最 早出现在《左传》:“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指楚 庄王有夺取周朝天下之意。后用“问鼎”指“图谋夺取政 权”,或比喻“在比赛或竞争中夺取第一名”(吕叔湘, 2002:1322)。“问鼎”一词多用于“在赛事或权利或利 益上获得胜利”,译为:在……获得胜利。“巴西队问鼎 世界杯”应理解为“巴西队在世界杯赛上问鼎”=“巴西队 于世界杯问鼎”,如例(6)。 短语“于世界杯问鼎”投射成一个“VP”。在这个句 子中,“VP”的中心词“V”为“问(V )”,标志语是“于世界杯”,补足语是“鼎(NP )”。在“vP”结构中,“vP”以抽象动词“v”为核心,它的标志语是“巴西 队”,补足语是“于世界杯问鼎”,这是句子的深层结构。 Huang(1991,1997)认为在更高的位置“vP”里的存 在轻动词“v”由事件谓词“DO”充当。由于“DO”是一个 没有语音的动词(轻动词),所以被“DO”C-控制的下属 动词“问”必须上移到“DO”的位置才能保证“DO”的存 在。但是,根据温宾利(2002),句中的每一个名词短语 都必须具备抽象格。“问”上移时仍要满足格检验式,无 法单独存在,补语“鼎”必须同时上移。 首先“鼎”以“NP 位置,留下了语迹“ti”。“VP”的中心词“V”变为了动词短语“问鼎”(VP=V ),中心词“V”投射成“VP”。为了保证轻动词“DO”的存在,动词短语“问鼎”从低位移 到较高的位置“v”处并和“v”结合(VP+v=V大)发生词汇 化,生成一个大动词“V大”。根据温宾利(2002:122)中 格检验式,句中的每一个名词短语都必须具备抽象格。因 此,动词后面必须加补语,以满足格检验式要求。据此分 析,经移位后形成的短语“问鼎于世界杯”不符合格理论的 要求,介词“于”必须省略。也可根据陈垂民、张博的观 点,认为该结构是省略了介词“于”的结果或“非常规宾语 中介词的省略”。最后生成“问鼎世界杯”这种表层结构。 从而动词短语“问鼎”,从“问鼎之大小”中的动宾短语词 汇化为“动宾结构”大动词,意思也从“问鼎的大小、轻 重”引申为“获得胜利”。 同理,再对例(5)b、c、d进行分析: (5)b.各路诸侯在中原地区追逐鹿。=各路诸侯于中 原逐鹿。(D) 各路诸侯逐鹿于中原。各路诸侯逐鹿中原。(S) 同理,“各路诸侯逐鹿中原。”应理解为“各路诸侯 在中原地区追逐鹿。”“各路诸侯于中原逐鹿。”。由于 轻动词促使“逐鹿”发生移位后,“逐鹿”与“DO”合并, 形成大动词。句子变成“各路诸侯逐鹿于中原”,在格检 验式的驱动下,才生成句子的表层结构:“各路诸侯逐鹿中 原”。“逐鹿”由于发生词汇化,意思也发生改变,变成 “争夺”,b句的意思为“各路诸侯抢夺中原地区。” 限于文章篇幅,在此仅对例(5)c、d作简要分析: (5)c.李四对时事关心.=李四于时事关心。(D) 李四关心于时事。李四关心时事。(S) d.美国对此事插手。=美国于此事插手。(D) 美国插手于此事。美国插手此事。(S) 四、结语 本文以“轻动词句法理论”为基础,对“动宾复合词 +宾语”现象做了初步探讨,指出该现象的形成原因:核 心动词经移位,与轻动词“CAUSE”或“DO”结合,“动宾 短语”发生词汇化,产生“V大”,生成“动宾复合词+宾 语”的表层结构。这一移位,简化了词的使用,符合语言 的经济性原则,再加上人们的认知动因和习惯,该结构也 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普遍现象。本研究只是作出了初步尝 试,诸多问题尚有待进一步探究。 注释: 罗思明、徐海、王文斌(2007)认为词汇化研究的主要对象是语 义成分整合成词的过程及结果,词汇化的主要结果是词。 参考文献: [1]Huang,roceedings 2ndInternational Symposium ChineseLanguages Linguistics[C].Taipei:AcademiaSinica,1991. [2]Huang,C.&T.James. lexicalstructure syntacticprojection [A].ChineseLanguages Linguistics3[C].Taipei:Academia Sinica,1997:45~89. [3]Larson,R.On doubleobject construction[J]. Linguistic Inquiry,1988,(19):176~177,354~356. [4]陈垂民.谈述宾短语带宾语的几个问题[J].暨南大学学报(哲学 社会科学版),1995,(1):116~122. [5]董秀芳.词汇化:汉语双音词的衍生和发展[M].成都:四川民族 出版社,2002. [6]丁喜霞.原雪梅.对“动宾式动词+宾语”句式增多的思考[J].语 文建设,1998,(3):3~32. [7]刁晏斌.也谈“动宾式动词+宾语”形式[J].语文建设,1998, (6):39~41. [8]冯胜利.轻动词移位与古今汉语的动宾关系[J].语言科学, 2005,(1):4~15. [9]高更生.“动宾式动词+宾语”的搭配规律[J].语文建设, 1998,(6):36~38. [10]吕叔湘.现代汉语词典[Z].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11]罗思明,徐海,王文斌.当代词汇化研究综合考察[J].现代外 语,2007,(4):414~423. [12]刘正光,刘润清.语言非范畴化理论的意义[J].外语教学与研 究,2005,(1):29~36. [13]沈阳.现代汉语空语类研究[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4. [14]温宾利.当代句法学导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2. [15]王永娜.书面语“动宾+宾语”的语法机制及相关问题研究[J]. 语言科学,2013,(2):143~154. [16]邢公畹.一种似乎要流行开来的可疑句式[J].语文建设, 1997,(4):21~23. [17]杨伯峻.古汉语中之罕见语法现象[J].中国语文,1982, (6):401~409. [18]张博.“动宾结构+宾语”的条件及发展趋势[J].古汉语研究, 1999,(3):2~6. [19]张云秋.现代汉语受事宾语句研究[M].上海:学林出版社, 2004. 陈晓明浙江宁波 宁波大学外语学院 315211;罗思明 宁波大学科技学院 315212) 一、引言 汉语是一门复杂的语言,博大精深,有着语法自由度 高、形散神聚的特点,同样的话能够表达出不同的含义。 例如“鸡不吃了”这句话能表达两种含义:“主人不吃鸡 了”或“鸡吃饱了”,这就产生了歧义。歧义的研究在语 言学界是一个热门课题。 国内率先研究汉语歧义的是朱德熙(1962)。柏拉图 从哲学的视角出发,认为歧义是哲学论证中诡辩和错误推 理的主要原因。逻辑学家也对歧义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在 其看来,歧义句是在不止一种条件下为真的句子。他们认 为必须排除歧义性和不确定性,因为按照同一律的要求, 在思维过程中,概念和判断必须具有单义性(戴黎刚, 2004)。分化这些歧义结构各自的性质和特点,可以运用 不同的方法。一般有层次切分法、成分定性法、变换分析 法等。朱德熙在《汉语句法中的歧义》中使用语法分化手 段,提出四种分化方法:组成成分的词类(词的小类、兼 类)、层次构造、显性语法关系、隐性语法关系(朱德 熙,1962)。邵敬敏引进了语义学和语用学的若干理论方 法研究歧义。从语用方面对其进行探讨的论文也有很多, 主要有王建华(1987)、王金娟(1996)等。 本文将结合一些例句和前人的研究,谈谈对歧义句的 看法。主要讨论歧义句的成因以及消解歧义句的方法。 二、歧义句的定义 对歧义句的定义,学界争议较大,至今尚未能达成共 识。下面介绍一些学者对歧义句的定义: Fromkin和Rodman认为:“如果一个词可以用多于一种 方法理解或解释,那么这个词就是有歧义的。”(1988: 169) 根据转换生成语法,Lyons认为任何句子只要有两种或 两种以上的切分方法就是有歧义的。(1977:217) Leech认为一个句子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命题,那么它就 有歧义。(1981:103) 亚里士多德认为歧义是因为一个句子有两种或更多的 命题而产生的。 Kempson(1977)从真值条件角度对歧义句进行定义, 认为:一个句子如果在截然不同的情境下都为真,那么它 是有歧义的。 本文比较认同Kempson的观点。不同的真值条件有着不 同的命题。相同的表层结构有着不一样的深层结构,即深 层结构的命题不一致。Kempson加入了语境的观点,将歧义 置于一定的语用环境中。 三、歧义句产生的原因 歧义句产生的原因有三个:同音字(homonymy)、 多义字(a 摘要:自柏拉图以来,不同学科对歧义句作出了不同的解释,如何消解歧义句的歧义也是研究热点。鉴于语义和语用对歧义句的理解有很大影响,本文从语义和语用两个方面讨论歧义句的成因,并运用关联理论探讨歧义的消解问题。 关键词:歧义句 语义指向 信息焦点 关联理论 100 2014.04expression)。(戴黎刚,2004)这是从语言本身来探讨 歧义句的成因,本文试从语义和语用角度探讨歧义句成 (一)语义指向不明在句法结构中,句法成分之间具有一定方向性和一 定目标的语义联系叫作语义指向。句法成分的语义联系 的方向称为“指”,句法成分的语义所指向的目标叫作 “项”。(周国光,2006) 语义指向不明通常会使句子产生歧义。如: (1)能穿多少是多少。 toocold drink.(3)三个孩子的妈妈。 例(1)中,当动词“穿”指向“多”时,那么,句子 的含义为“尽量多穿衣服”。当“穿”的语义指向“少” 时,那么句义为“尽量少穿衣服”。 例(2)中,“it”的指向不明,导致句子产生了两 种意思。一种是“天气太冷了,不适宜喝饮料”,一种指 “太冷了,不适宜喝”。 例(3)也是由于“妈妈”指向不明——不知道指的是 三个妈妈还是一个妈妈——因而产生歧义。 上述例句说明,语义指向不明是句子产生歧义的原因 之一。 (二)信息焦点不明确 句子歧义的产生,很多时候是由于对句子语义的重点 理解失误。句子焦点(focus)是一个句子中在意义上比较 突出的部分,是说话人希望听话人格外注意的部分(袁毓 林,2003)。信息焦点的不明确也会造成歧义的产生: (4)John has bought Times.(5)外语就考了八十分。 上面两个句子中,例(4)中句子焦点是“John”还 是“Times”,会造成句义的不同:当焦点为“John”时, 就不会太注意“Times”了,可能更容易将“Times”的意 义理解为“a piece Times”;当焦点为“Times”时,听者就会考虑究竟是《纽约时报》这份报 纸,还是“纽约时报”这家公司了。 例(5)更加注重语调的信息焦点,不知道这里强调的 究竟是分数多还是分数少,从而导致歧义产生。 四、运用关联理论探讨歧义句歧义的消解 “关联理论”是语用学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理论, Sperber和Wilson对“关联”的定义是:假设“P”同一系 列语境假设之间的关系(1991:38)。即关联是“命题” 和“语境”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关联是依赖于语境的。 该理论能够用来解释很多语言现象,对于歧义句歧义 的消解也有着很大的作用。何兆雄(1999)认为该理论的 主要观点包括: 1.交际活动是一种认知活动。 2.语境效果理论。语境效果是话语所提供的信息和语 境之间的一种关系。话语的理解依赖语境和关联。 3.最佳关联原则。它指的是话语理解时,付出有效 的努力后,获得的足够的语境效果。语言交际活动是一种 “明示-推理”的认知活动。 本文从认知语境和最佳关联原则视角,运用关联理论 探讨歧义句歧义的消解问题。 (一)认知语境的选择和歧义句歧义的消解 认知语境是一种“心理构建体”(psychological construct),不仅包括交际时话语的上下文、物质 环境等具体语境因素,也包括一个人的知识因素, 如已知的事实、假设、信念以及一个人的认知能力 (Sperber&Wilson,1986:15~16)。唐韧(2008)认 为,语境是听者对世界的信念,包括听者的认知环境, 语境效果是语境依赖性的,可以改变读者的认知环境 (2008:76)。对话语的理解要运用推理来选择和重构最 佳相关语境。Sperber和Wilson认为,推理过程以一组前提 开始,以一组按照逻辑推出的,或至少由前提保证的结论 结束(Sperber和Wilson,1986:12)。 例如例(5)中,假设说话者(孩子)和听话者(妈 妈)有以下共享的认知语境:外语的满分是100分;孩子别 的科目都很好,外语不太好。那么,听话者根据语境来推 理:孩子平时英语成绩不怎么样,这次考了80分,那说明 考得不错,别的科目成绩更高。即这句话的含义为“孩子 考的分数很高”。 假设孩子和妈妈共享的认知语境是:外语满分是150 分;孩子外语成绩不好。那么听话者此时根据自身的认知 和外部环境推理:孩子英语考得不好,只得了80分。即这 句线分”。此时句子不存在歧义。 关联理论中,“语境”在交际的过程中不是固定不变 的,而是不断变化的动态概念(1999:207)。当句子处于 一定的语境中时,听话人可以凭借一定的语境知识和自身的 百科知识,运用推理,来理解话语含义,从而消解歧义。 再看例(1),假设这句话的语境是在一个炎热的夏 天,A和B出去玩。 B:“能穿多少是多少。”很显然,“天气炎热”是二者共享的语境。听话人B的 认知过程为:既然是夏天,衣服不能穿太多,出去玩很容 易流汗。综合所有的语境信息,A的话的含义为“应尽量穿 少”,歧义因而消解了。 假设另一种语境中除了是冬天外,其余的都相同,那 么听话人B一定会将A的话理解为“应尽量穿多”了。也消 除了歧义。 所以,当处于特定语境中时,句子的歧义就得到了消解; 并且,此时,语义指向也会明确,歧义自然得到了消解。 上面的例子中,在正常的理解下,两种含义不可能发 生在同一个语境中,即两种含义不能同时存在,因而歧义 得到消解。可见,选择正确的认知语境,能很好地消解句 子的歧义。 (二)最佳关联原则与歧义消解 Sperber和Wilson对“最佳关联原则”的定义是: 任何一个明示的交际行为必须保证自身的最大关联 (Sperber&Wilson,1986:158)。“明示”指的是说话 人明确地向听话人表示意图的一种行为。(Sperber和 Wilson,1986:49) 在言语交际中,寻找最佳关联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交际双方是互相显性的,说话人意欲向听话人表明他所选 择的是能表达意图的最佳刺激信号(Sperber和Wilson, 1986:157)。这种考虑到听话人和说话人双方利益的关联 就是最佳关联。做到最佳关联能保证言语交际顺畅高效。 最佳刺激信号指明示的信息和语境之间有最大关联。人类 的认知通常与最大关联相吻合,每一个明示的交际行为都 传递着最佳关联假设。(杜福兴,2011) “明示”是就说话者而言的,受话者则需要对所听到 的话语进行解码,并结合自身的认知来进行推理,这就是 “明示推理交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交际双方需要 共同付出努力,从而让听话者寻找到最佳关联,以便理解 说话者的意思,达到消除歧义的目的。 例如,假设“鸡不吃了”这句话发生在下面两个背景下: 背景1:妈妈手上拿着些粮食,准备去喂鸡,孩子看到 说:“鸡不吃了。” 这里,孩子的意图是想传达“鸡吃饱了,不用再喂 了。”说话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是一种明示行为,听话者 会结合自身的认知和说话者的意图来寻求最佳关联,以获 得自己所设想的语境效果。此时,妈妈会根据孩子的话和 自身的认知来对孩子的话进行推理。首先,在自己推理的 过程中,明示刺激信号(孩子刚从鸡圈边走过来、妈妈手 里的粮食、鸡圈里的鸡)具有足够的关联,受话者愿意付 出精力对其进行加工处理;明示刺激信号与发话者的能力 和意愿有着最大关联性。显然,从这些信号中寻找最佳关 联,得到的结论是:“孩子把鸡喂饱了,妈妈不用再喂 了。”此时,歧义自然消解。 背景2:饭桌上,孩子吃了很多鸡肉,放下碗筷,准备 离席。 妈妈:“再吃点。” 孩子:“鸡不吃了。” 孩子的话是一种明示行为,妈妈根据孩子的明示推 理:孩子已经吃了很多鸡肉了,孩子放下碗筷了,桌上剩 下一些鸡——很明显,孩子的意思就是“不再想吃鸡肉 了”。这种理解不用付出什么努力,即可找到最佳关联, 消解歧义,使交际顺利进行。 五、结语 本文基于各大学者对歧义句的定义,从语义和语用两 个方面讨论歧义句的成因,认为句子语义指向不明确和信 息焦点不明确也是导致歧义句歧义产生的原因。结合这些 原因,可以运用关联理论对歧义句的歧义进行消解——通 过对认知语境进行分析,寻找最佳关联来获取一定的语境 效果,从而消解歧义句的歧义。 参考文献: [1]Fromkin,V.& Rodman,R.An Introduction Language[M].New York:Holt,Rinehart,and Winston,1988. [2]Kempson,R.M.Semantic Theory[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 [3]Leech,Geoffrey N.Explorations Pragmatics[M].Amsterdam:JohnBenjamins, 1981. [4]Lyons,J.Semantics.(2 vol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 [5]Sperber,D.& D.Wilson.Relevance:Communication cognition[M].Oxford:Blackwell,1995.[6]戴黎刚.现代汉语歧义研究述评[J].北方论丛,1904,(3). [7]杜福兴.评论关联理论的主要贡献[J].外语学刊,2011,(6). [8]何兆熊.新编语用学概要[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9. [9]唐韧.歇后语翻译的关联理论视角[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8,(1). [10]袁毓林.句子的焦点结构及其对语义解释的影响[J].当代语言 学,2003,(4). [11]周刚.语义指向分析刍议[J].语文研究,1998,(3). [12]周国光.试论语义指向分析的原则和方法[J].语言科学, 2006,(4). [13]朱德熙.汉语句法里的歧义现象[A].朱德熙文选[C].北京:北 京大学出版社,2010. 浙江宁波宁波大学外语学院 315211) 100 2014.04expression)。(戴黎刚,2004)这是从语言本身来探讨 歧义句的成因,本文试从语义和语用角度探讨歧义句成 (一)语义指向不明在句法结构中,句法成分之间具有一定方向性和一 定目标的语义联系叫作语义指向。句法成分的语义联系 的方向称为“指”,句法成分的语义所指向的目标叫作 “项”。(周国光,2006) 语义指向不明通常会使句子产生歧义。如: (1)能穿多少是多少。 toocold drink.(3)三个孩子的妈妈。 例(1)中,当动词“穿”指向“多”时,那么,句子 的含义为“尽量多穿衣服”。当“穿”的语义指向“少” 时,那么句义为“尽量少穿衣服”。 例(2)中,“it”的指向不明,导致句子产生了两 种意思。一种是“天气太冷了,不适宜喝饮料”,一种指 “太冷了,不适宜喝”。 例(3)也是由于“妈妈”指向不明——不知道指的是 三个妈妈还是一个妈妈——因而产生歧义。 上述例句说明,语义指向不明是句子产生歧义的原因 之一。 (二)信息焦点不明确 句子歧义的产生,很多时候是由于对句子语义的重点 理解失误。句子焦点(focus)是一个句子中在意义上比较 突出的部分,是说话人希望听话人格外注意的部分(袁毓 林,2003)。信息焦点的不明确也会造成歧义的产生: (4)John has bought Times.(5)外语就考了八十分。 上面两个句子中,例(4)中句子焦点是“John”还 是“Times”,会造成句义的不同:当焦点为“John”时, 就不会太注意“Times”了,可能更容易将“Times”的意 义理解为“a piece Times”;当焦点为“Times”时,听者就会考虑究竟是《纽约时报》这份报 纸,还是“纽约时报”这家公司了。 例(5)更加注重语调的信息焦点,不知道这里强调的 究竟是分数多还是分数少,从而导致歧义产生。 四、运用关联理论探讨歧义句歧义的消解 “关联理论”是语用学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理论, Sperber和Wilson对“关联”的定义是:假设“P”同一系 列语境假设之间的关系(1991:38)。即关联是“命题” 和“语境”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关联是依赖于语境的。 该理论能够用来解释很多语言现象,对于歧义句歧义 的消解也有着很大的作用。何兆雄(1999)认为该理论的 主要观点包括: 1.交际活动是一种认知活动。 2.语境效果理论。语境效果是话语所提供的信息和语 境之间的一种关系。话语的理解依赖语境和关联。 3.最佳关联原则。它指的是话语理解时,付出有效 的努力后,获得的足够的语境效果。语言交际活动是一种 “明示-推理”的认知活动。 本文从认知语境和最佳关联原则视角,运用关联理论 探讨歧义句歧义的消解问题。 (一)认知语境的选择和歧义句歧义的消解 认知语境是一种“心理构建体”(psychological construct),不仅包括交际时话语的上下文、物质 环境等具体语境因素,也包括一个人的知识因素, 如已知的事实、假设、信念以及一个人的认知能力 (Sperber&Wilson,1986:15~16)。唐韧(2008)认 为,语境是听者对世界的信念,包括听者的认知环境, 语境效果是语境依赖性的,可以改变读者的认知环境 (2008:76)。对话语的理解要运用推理来选择和重构最 佳相关语境。Sperber和Wilson认为,推理过程以一组前提 开始,以一组按照逻辑推出的,或至少由前提保证的结论 结束(Sperber和Wilson,1986:12)。 例如例(5)中,假设说话者(孩子)和听话者(妈 妈)有以下共享的认知语境:外语的满分是100分;孩子别 的科目都很好,外语不太好。那么,听话者根据语境来推 理:孩子平时英语成绩不怎么样,这次考了80分,那说明 考得不错,别的科目成绩更高。即这句话的含义为“孩子 考的分数很高”。 假设孩子和妈妈共享的认知语境是:外语满分是150 分;孩子外语成绩不好。那么听话者此时根据自身的认知 和外部环境推理:孩子英语考得不好,只得了80分。即这 句线分”。此时句子不存在歧义。 关联理论中,“语境”在交际的过程中不是固定不变 的,而是不断变化的动态概念(1999:207)。当句子处于 一定的语境中时,听话人可以凭借一定的语境知识和自身的 百科知识,运用推理,来理解话语含义,从而消解歧义。 再看例(1),假设这句话的语境是在一个炎热的夏 天,A和B出去玩。 B:“能穿多少是多少。”很显然,“天气炎热”是二者共享的语境。听话人B的 认知过程为:既然是夏天,衣服不能穿太多,出去玩很容 易流汗。综合所有的语境信息,A的话的含义为“应尽量穿 少”,歧义因而消解了。 假设另一种语境中除了是冬天外,其余的都相同,那 么听话人B一定会将A的话理解为“应尽量穿多”了。也消 除了歧义。 所以,当处于特定语境中时,句子的歧义就得到了消解; 并且,此时,语义指向也会明确,歧义自然得到了消解。 上面的例子中,在正常的理解下,两种含义不可能发 生在同一个语境中,即两种含义不能同时存在,因而歧义 得到消解。可见,选择正确的认知语境,能很好地消解句 子的歧义。 (二)最佳关联原则与歧义消解 Sperber和Wilson对“最佳关联原则”的定义是: 任何一个明示的交际行为必须保证自身的最大关联 (Sperber&Wilson,1986:158)。“明示”指的是说话 人明确地向听话人表示意图的一种行为。(Sperber和 Wilson,1986:49) 在言语交际中,寻找最佳关联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交际双方是互相显性的,说话人意欲向听话人表明他所选 择的是能表达意图的最佳刺激信号(Sperber和Wilson, 1986:157)。这种考虑到听话人和说话人双方利益的关联 就是最佳关联。做到最佳关联能保证言语交际顺畅高效。 最佳刺激信号指明示的信息和语境之间有最大关联。人类 的认知通常与最大关联相吻合,每一个明示的交际行为都 传递着最佳关联假设。(杜福兴,2011) “明示”是就说话者而言的,受话者则需要对所听到 的话语进行解码,并结合自身的认知来进行推理,这就是 “明示推理交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交际双方需要 共同付出努力,从而让听话者寻找到最佳关联,以便理解 说话者的意思,达到消除歧义的目的。 例如,假设“鸡不吃了”这句话发生在下面两个背景下: 背景1:妈妈手上拿着些粮食,准备去喂鸡,孩子看到 说:“鸡不吃了。” 这里,孩子的意图是想传达“鸡吃饱了,不用再喂 了。”说话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是一种明示行为,听话者 会结合自身的认知和说话者的意图来寻求最佳关联,以获 得自己所设想的语境效果。此时,妈妈会根据孩子的话和 自身的认知来对孩子的话进行推理。首先,在自己推理的 过程中,明示刺激信号(孩子刚从鸡圈边走过来、妈妈手 里的粮食、鸡圈里的鸡)具有足够的关联,受话者愿意付 出精力对其进行加工处理;明示刺激信号与发话者的能力 和意愿有着最大关联性。显然,从这些信号中寻找最佳关 联,得到的结论是:“孩子把鸡喂饱了,妈妈不用再喂 了。”此时,歧义自然消解。 背景2:饭桌上,孩子吃了很多鸡肉,放下碗筷,准备 离席。 妈妈:“再吃点。” 孩子:“鸡不吃了。” 孩子的话是一种明示行为,妈妈根据孩子的明示推 理:孩子已经吃了很多鸡肉了,孩子放下碗筷了,桌上剩 下一些鸡——很明显,孩子的意思就是“不再想吃鸡肉 了”。这种理解不用付出什么努力,即可找到最佳关联, 消解歧义,使交际顺利进行。 五、结语 本文基于各大学者对歧义句的定义,从语义和语用两 个方面讨论歧义句的成因,认为句子语义指向不明确和信 息焦点不明确也是导致歧义句歧义产生的原因。结合这些 原因,可以运用关联理论对歧义句的歧义进行消解——通 过对认知语境进行分析,寻找最佳关联来获取一定的语境 效果,从而消解歧义句的歧义。 参考文献: [1]Fromkin,V.& Rodman,R.An Introduction Language[M].New York:Holt,Rinehart,and Winston,1988. [2]Kempson,R.M.Semantic Theory[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 [3]Leech,Geoffrey N.Explorations Pragmatics[M].Amsterdam:JohnBenjamins, 1981. [4]Lyons,J.Semantics.(2 vol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7. [5]Sperber,D.& D.Wilson.Relevance:Communication cognition[M].Oxford:Blackwell,1995.[6]戴黎刚.现代汉语歧义研究述评[J].北方论丛,1904,(3). [7]杜福兴.评论关联理论的主要贡献[J].外语学刊,2011,(6). [8]何兆熊.新编语用学概要[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9. [9]唐韧.歇后语翻译的关联理论视角[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8,(1). [10]袁毓林.句子的焦点结构及其对语义解释的影响[J].当代语言 学,2003,(4). [11]周刚.语义指向分析刍议[J].语文研究,1998,(3). [12]周国光.试论语义指向分析的原则和方法[J].语言科学, 2006,(4). [13]朱德熙.汉语句法里的歧义现象[A].朱德熙文选[C].北京:北 京大学出版社,2010. 浙江宁波宁波大学外语学院 315211)

本文链接:http://belanovica.com/yujingjizhi/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