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境机制 >

学术︱语言模因传播的两个隐喻机制:内潜映射和复现杂糅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语境机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模因的可被模仿、复制和传播在语言文化中可以体现在语言的内层概念信息特征和外层交际语境构件上。分析模因的隐喻认知过程,认为语言模因传播的喻机制可分为:内潜映射和复现杂糅。同一概念域的内潜概念信息受到交际具体新语境的激发产生信息特征变异并在交际的不同信息宿主间完成内潜映射的隐喻认知;内潜映射的概念与交际语境结合,通过概念杂糅形成新的概念意义,然后在模因的具体新语境下复现杂糅以实现信息传播和完成交际意义行为认知表达。探究模因传播的隐喻机制,可以明晰语言在交际活动中是如何发挥作用并完成交际的。

  不同语言文化的交际者甚至是同一语言文化的不同交际者在交际活动中,常常有意或无意地在传播自己的言语文化意图的同时也在接受对方言语文化的影响。如,引荐两个在新疆语言不通的朋友(A为维吾尔族,B为汉族)互相认识时:

  通常A会伸出右手手掌按于自己心口位置,再伸出双手行握手礼;B出于尊重可能也会学着A的样子行礼或学着A的话语问好,也许手势不标准不到位,可能B也不会A的语言,但仍可以完成这一简单的语言交际活动。

  为什么语言文化互不相通的交际者可以完成一定程度的交际活动,其背后的原因和机制是怎样的?

  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1976)一书中提出了模因(meme)概念。结合Dawkins(1982:109)和后来Blackmore(1999:66)的观点,我们认为人类社会文化领域内一切可被模仿、复制和传播的行为信息都可成为模因。语言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载体,模因也存在于语言的内部构成成分和外部组成构件上。分析隐喻过程,探究模因传播的隐喻机制,可以明晰语言在交际活动中是如何发挥作用并完成交际的。

  模因是大脑里的信息单位(何自然,2005:55),在大脑记忆中不是计量行为信息量的单位,而是计量行为信息特征的单位。行为的信息特征是构成模因的范畴元素。语言行为活动是人类文化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语言模因的范畴元素除包括以上的信息基本特征外,还包括语言信息的规约性、变异性、传播性和交际性等特征。

  例1中,A的问候语言文化信息的特征具有规约性,在特定语言交际环境中可被B识别,并存储在B的大脑中,在B的交际心理中被扩充或压缩或变异,这一内潜映射再通过A和B特定的交际环境,通过B的模仿进行复现杂糅,最后完成交际行为。如此,A的维吾尔族交际文化模因在B处得到了模仿、复制、传播和使用。

  语言模因的解读需要借助“缺省语境”和“具体新语境”(谢朝群和何自然,2007:32)。缺省语境指语言模因的信息特征本身附带的语境特征,缺省语境是语言信息的本质构成特征;具体新语境是语言模因存在和完成语言活动的交际必要特征。例1中“εssαlαmmu εlεjkum”、“jaxʃimusiz”和“您好”的缺省语境就是交际问候语境,它们的具体新语境就是A和B的交际环境,正好与缺省语境吻合。缺省语境和具体新语境是语言交际的内在和外现的语境,在其共同作用下信息特征构成的模因通过人际互动的认知隐喻进行模仿、复制、传播和发展,并衍生出交际意义。缺省语境和具体新语境两者的关系(笔者认为)如图1所示:

  “语言模因是一种语用策略,说话人为了达到某种交际目的,刻意地对已出现的语言形式进行模仿、复制和传播”(崔佳,2007:53)。因此,利用模因理论来解读交际活动中的言语文化现象,可以拓宽语言研究的视角,也有利于更好地分析语言现象。模因的传播体现了模因的两种运作机制:内潜映射和复现杂糅。

  信息的规约性特征使得模因具有在不同信息宿主的内在认知心理上可映射的内潜特质,这一特质结合模因的两种语境产生变异,并在交际中不同宿主的认知心理上得到映射,在交际中复现传播并完成交际。(笔者)将模因传播的这一内在机制称为模因的内潜映射。内潜映射是同一概念域的概念信息在交际的不同信息宿主间的隐喻认知过程,隐喻认知的喻境是语言模因的缺省语境和具体新语境的综合。内潜映射过程中产生的变异部分是具体新语境下衍生的新的交际意义的核心概念。

  语言信息的规约性和变异性特征是语言模因进行内潜映射的内在物质基础;人类认知上的隐喻的能力和方式是语言模因内潜映射的心理方法基础。在交际过程中通过心理映射和认知复制被传播使用而得以显现的语言信息,我们称之为显性模因或交际模因;未被映射复制和传播使用的语言信息则称之为隐性模因或潜在模因。

  例2的(1)(2)(3)(4)(5)中的A为新疆地区维吾尔语的几个日常交际问句,B为A的新疆汉语方言的对应表达式,C为A的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表达式。由例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A、B、C三者之间的区别和联系。语言的疑问词、疑问句调等句法特征在A、B、C中都存在,不同之处是语序。语序是一种语言组织语言成分表达意义时的一种时间上的序列顺序,是语言信息的重要特征,反映的是一种语言认识世界的角度。A中维吾尔语的疑问句语序是疑问词+谓词+主语词(人称),主语词(人称)一般是需要缀加在谓词末尾,实现人称特征的一致,主格主语人称词一般可以不出现在表达式中。而C的现代汉语普通话的疑问句语序应该是主语词(人称词)+疑问词+谓词,主语词一般不能省略,除非在交际双方都明白主语词的交际语境中,才允许不出现。B的新疆汉语方言受到维吾尔语的影响,语序出现了变异,倾向于类似维吾尔语的语序表达,这就是显性模因了。之所以会出现B,正是因为语序的规约性和变异性这一语言信息特征所决定的。语序是有一定规则组织的,这个规则是约定俗成的,所以交际语用环境中信息特征在变异后进入新的语境进行传播完成交际。

  作为模因的语言信息特征的传播性和交际性是语言交际过程中模因基本概念信息特征进行内潜映射的外部激发条件。在语言交际活动的具体新语境作用下,显性模因的基本概念信息受到交际语境的制约,其内在本质特征被激发、变异并映射,进而完成信息的传播和交际。未发生变异而仅仅是被复制并传播使用的信息则属于隐性模因,其完成传播交际使用依靠的是交际双方的隐喻认知。例2中维吾尔语言的语序模因在交际中处于强势地位,为了实现经济原则,A的维吾尔语语序的潜在特征被映射到B的心理认知中被模仿、复制,并结合C的现代汉语普通话语序的缺省语境特征,实现语言语序模因的内潜映射,从而衍生出新的交际方式意义后,被B传播使用。其他语言元素仅仅是被复制或重复使用,未发生映射后的变异,是隐性模因。内潜映射的具体新语境衍生的交际方式意义在长期的交际运用中可能会固化为B的缺省语境意义表达式,转化为内在模因的基本特征。

  再如,新疆少数民族的姓名组成特点是父名在己名后作姓氏用,中间用间隔圆点隔开。而新疆汉族同志的姓名组成是由家族姓氏后加己名构成。由于新疆工作场合多以汉语言为交际语言,所以在社会工作场合交际中汉维两个民族间用汉语交际时,汉族同志往往习惯以维吾尔族同志己名的第一个字母加上职业称谓、职称或行政级别等来称呼该维吾尔族同志。

  在汉维双语跨文化口语交际中一般会直接将例4的称谓简称为阿老师、吐教授、库局长等。语言活动中语言模因受具体交际新语境激发而内潜映射并进行传播从而得以完成交际的关系流程(笔者认为)如图2所示:

  汉语言文化的姓名构成特征在社会工作场合这一交际语境中形成激发内潜映射的条件,使得姓氏后加己名的这一语言信息潜在模因与语境结合发生变异并映射在其他交际者的语言认知心理上,从而使隐性的称谓信息特征这一模因成为显性模因在交际中得到传播和使用。维吾尔语的称谓方式受到汉语称谓文化的影响,这种语言信息特征的映射是由交际的语境来激发语言文化信息的内潜特征并获得映射条件完成的。

  在人际主观心智世界中通过认知隐喻,语言交际活动中显性模因具有根据具体新语境而在交际信息宿主的内在认知心理上可复现的特质。显性模因概念信息特征在不同信息宿主间传播,并根据模因传播语境的变化而出现信息特征变异的情况,是模因传播过程中体现的另一个机制,(笔者)称之为复现杂糅。复现杂糅是显性模因概念信息特征的内潜映射在具体新语境下通过概念杂糅使不同概念域的概念信息特征变异并杂糅,形成新的概念意义,然后在交际信息宿主的语言活动中复现,实现信息传播和交际,最终促成交际意义的行为表达,完成交际活动。

  语言信息的传播性和交际性特征是语言模因进行复现杂糅的客观性基础;波普尔理论的三个世界是语言文化模因复现杂糅的认知心理基础。复现杂糅不仅仅是模因缺省基本意义概念的复制,也不是简单的缺省意义概念与新信息概念的糅合,而是具备缺省意义的模因概念信息与新的概念信息结合具体新语境杂糅后生成的交际意义,然后在信息宿主间复现并传播。

  根据波普尔(Popper)理论的三个世界指出,客观物质世界(第一世界)决定了人类主观心智世界(第二世界)认识对象的性质和范围,客观物质的不同概念范畴构成了信息特征,使得模因诞生于第二世界,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形成了客观知识世界(第三世界),第三世界的水平和程度反作用于第二世界,进而影响对第一世界的进一步认知。三个世界的关系(笔者认为)如图3所示:

  对人类语言文化交际现象的分析和解释都必须建立在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理论上,在人类心理认知的基础上进行分析。以下面几个句子为例,我们看看以复现杂糅为基础的隐喻机制在交际语言中的情况。

  例4中(1)(2)(3)的A都是维吾尔语,B是新疆汉语方言,C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客观物质世界(第一世界)在A、B、C中都客观存在;对客观物质世界对象的性质和范围的认识形成的人类主观心智世界(第二世界)在ABC中也基本相同;A、B、C的客观知识世界(第三世界)却因为第二世界的细微差异而多有不同,例4中最主要表现在语序上。正是因为多语环境下的语言文化交际和语言信息传播,复现杂糅才有了客观性基础。

  多语交际环境给语言模因复现杂糅创造了机会和条件,语言模因受到具体交际语境的作用,同一概念域的概念信息特征在具体语言新语境的作用下发生变异,概念基本意义保持不变,在另一语言中强势显现,造成不合规约的新的语言现象,我们称这一过程为模因隐喻的复现杂糅。复现杂糅不同于“糅合”和“截搭”(沈家煊,2006:6),这两种概念和词语整合的方式。套用沈家煊的表达方式,我们认为“复现杂糅”好比是将一根绳子根据一定规则对折并进行编织。这里的规则就是多语交际的具体语境,编织就是复现杂糅的过程。作为隐喻的一个机制,复现杂糅与“隐喻”和“转喻”都相关。复现杂糅的语言模因通过频繁传播渐趋规约化,在语言中逐步表现出稳定的基本概念信息特征,生发出新的交际意义。

  复现杂糅生发的新的交际意义其衍生和解读都必须借助交际活动的多语环境来实现。例4(1)B中的判断动词“是”省略,看似由“嘛”代替,其实在交际中“嘛”衍生出了“嘛”和“是”的复合意义,不仅具备了“是”的语法判断功能,而且还具有“嘛”表达的“应该知道”的语义功能,衍生的新的交际意义超出了“是”语法意义的新的交际意义。(2)和(3)中B的语序看似是模仿了A的语序,实则在语序模仿的同时也附带了C类语言中此类语序的“强调”等语法意义。这些新的交际意义的产生都必须在多语交际环境的条件中才能出现。

  汉语是语法形态不发达的分析性语言,语序在解释语法结构关系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和意义;维吾尔语是语法形态非常发达的描写性语言,形态标记在解释语法结构关系中处于绝对重要的地位。在汉语与维吾尔语的双语交际环境中,两种语言交互影响,语序与形态标记也在相互作用,但“语序是一个关键”(石玉智,2006:323)。例5中(1)(2)(3)(4)的A均为维吾尔语句,C均为现代汉语普通话,B均为新疆汉语方言,4个例句的A、B、C的语义基本相同。维吾尔语的主格、宾格、向格和从格等语法形态标记在A中都有很具体的表现,而B在受到交际语境的影响下,也衍生出了一些非规范化的语法形态标记的表述方式,但仍需要在大的规范化语序下呈现并衍生交际意义。

  语言交际活动中的语境制约着言语活动双方的语言行为及语言信息的传播。借用模因概念,在认知框架语义下尝试对模因传播的认知隐喻机制做一探索,分析模因及模因的特征,结合模因的缺省语境和具体新语境对概念信息特征的显性模因和隐性模因进行观察。语言模因的概念信息内潜特征结合具体新语境产生变异,并在信息宿主的认知心理上进行映射,原概念信息特征与同一概念信息的新特征杂糅后复现在多语交际环境的语言交际活动中,最终在完成交际活动。将语言模因传播的隐喻机制分为内潜映射和复现杂糅,分析隐喻过程,探究模因传播的隐喻机制,以进一步明晰语言模因在交际活动中是如何发挥作用并完成交际的。

  苗德成,(1982—)男,新疆奎屯人,讲师,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在读博士,研究方向为对外汉语教学

  有意在语言文化研究公众平台发布学术成果者,请将word格式文章发送至微信wxid_nl85slx7we0k21(贾洪伟)或w345638348(陈晓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belanovica.com/yujingjizhi/180.html